guangxi museum of nationalitle
3D Exhibition | Chinese | ENGLISH
 
Home | News | Exhibition | Ecomuseum | Appreciation | Research | Service

Eco-museums news
White-trousers Yao Eco-m
Dong Eco-museum in Sanji
Zhuang Eco-museum in Lon
Hakka Eco-museum in Hezh
Eco-museum in Lingchuan
Miao Eco-museum in Rongs
Black-clothes Zhuang Eco
Aoyao Eco-museum in Jinx
Zhuang Eco-museum in Jin
Jing Eco-museum in Dongx
Introduction
> Eco-museums > White-trousers Yao Eco-museum in Nandan > Introduction  
A Little Town
Time:2010-09-09 Hit::1368 times
小镇很小,小得镇上的大人小孩都相互认识。小镇在我印象里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世界中心,小时候,我们家是住茅草房的,只有在小镇上才能看到很大的瓦房而且还很多。因为当时我只知道这个地方有,别的地方没有去过,所以就认为这里是世界的中心了。周围的人都来这里赶集。在外多年了,五年前又回到了这里,又回到了小镇。于是又见证了小镇的的人事沉浮;见证了小镇的兴兴衰衰,荣荣辱辱,物移人迁的种种。
小镇虽小,但每逢圩日却是人声沸腾,热闹异常。圩上卖的东西大都是自家种的瓜、果、菜等等。和我印象中差不多一样,不过我小时候看见鸡蛋是用禾草串起来卖的,鸡蛋是自家的鸡生的,现在叫土鸡蛋,已经很少见到有卖了,我想可能是现在有了不土鸡蛋了吧,所以就叫它土鸡蛋,记得以前只叫鸡蛋。正如以前我不知有城市人和乡巴佬之分一样,但现在有了。小镇的每逢赶集总有一些城市人也过来赶热闹,其实,在我看来他们更象“乡巴佬”进城,他们看见什么东西都感到希奇,都感到新鲜,不说别的,光是这满街的不同的民族服饰就会令他们如梦如幻,仿佛不是在人间,却真实就在身边。现在的乡村有电视了,有电脑了,也就知道了城市的种种,而城市却很难知道像小镇这样小的乡村。
小镇的圩日,我最难忘的是那香满全街的油炸巴铺子,小时候每当经过时总是令我垂涎欲滴,只是总是没有几分钱来吃它,偶尔吃了感觉吃密糖似的。现在小镇的圩日只有一两个油炸巴铺子了,做法和以前有些不同了,但闻起来还是很香,我现在是不敢吃了,因为怕肥。听说经常吃油的东西会肥的,现在的人都怕肥也都在减肥。油炸巴铺子的后面是猪肉铺子,看见了猪肉铺,我突然想起了一句俗语:人怕出名猪怕壮。中国的一些俗语有时候可能只能此一时彼一时了,现在可是“人要出名猪要壮”以前街上卖的猪肉都是养了一年多才能大的猪肉,可是现在不是了,大都是养了几个月就出栏的猪了,猪肉也不比以前的香了。人呢却不是怕出名了,而是想方设法让自己一夜出名,管它是流芳白世,还是遗臭万年。
小镇上最大的算是粉摊铺子了,小时赶集能吃上一碗粉那就是世上最美的佳肴了。来赶集的人各办完自己的事,采购完自己想要的东西后,如果还剩有几块钱,就会要上一碗粉,很大的那种,邀上几个朋友,不管是新交还是故知,再买上几碗包谷酒,就在露天的摊子上尽情饮酒,诉诉情谊,谈谈家事,天南地北闲聊,聊着聊着不觉太阳已西移,每个人的脸上都和西移的太阳一样红。于是,就会抬起眠丁的醉步,拥着一份份情谊,踏着斜阳的余光,身影和笑声消失在集市的山坳上,融入淡淡的晚雾中。
小镇并没有因此而寂静下来,各个街口又涌现了一群群年轻的身影,天黑下来了,满街电筒闪烁,犹如夏夜里满天的萤火虫,给炎热的夏夜增添了无限的浪漫情怀。有人曾说小镇的圩日白天是物质的交流,晚上则是精神的交流。随着人群的不断涌入,小镇的街道上拥挤了起来,圩上的大棚下面开始有了唱歌的声音,远听声音糟杂无章,近听却节奏明朗,男的、女的唱着相同的旋律,相同的语调,不同的内容,却是一样的心声。歌声在夜里飘荡,充盈了小镇的各个街巷。月亮在云中穿梭,不知不觉已经移到了西山坡的树梢上,歌声也渐远渐去,消失在小镇的各个街口,融合在那淡淡的夜雾里。小镇开始了夜的宁静。
小镇很小,小镇现在开始有了小楼,多了一些汔车,也多了一些烦躁。
小镇很小,没有河、没有湖。但小镇叫里湖——是一个白裤瑶文化沉积千年的湖;一个白裤瑶人生生息息的湖;一个让你到过后会永驻心里的湖。

      小镇很小,小得镇上的大人小孩都相互认识。小镇在我印象里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世界中心,小时候,我们家是住茅草房的,只有在小镇上才能看到很大的瓦房而且还很多。因为当时我只知道这个地方有,别的地方没有去过,所以就认为这里是世界的中心了。周围的人都来这里赶集。在外多年了,五年前又回到了这里,又回到了小镇。于是又见证了小镇的的人事沉浮;见证了小镇的兴兴衰衰,荣荣辱辱,物移人迁的种种。

    小镇虽小,但每逢圩日却是人声沸腾,热闹异常。圩上卖的东西大都是自家种的瓜、果、菜等等。和我印象中差不多一样,不过我小时候看见鸡蛋是用禾草串起来卖的,鸡蛋是自家的鸡生的,现在叫土鸡蛋,已经很少见到有卖了,我想可能是现在有了不土鸡蛋了吧,所以就叫它土鸡蛋,记得以前只叫鸡蛋。正如以前我不知有城市人和乡巴佬之分一样,但现在有了。小镇的每逢赶集总有一些城市人也过来赶热闹,其实,在我看来他们更象“乡巴佬”进城,他们看见什么东西都感到希奇,都感到新鲜,不说别的,光是这满街的不同的民族服饰就会令他们如梦如幻,仿佛不是在人间,却真实就在身边。现在的乡村有电视了,有电脑了,也就知道了城市的种种,而城市却很难知道像小镇这样小的乡村。

       小镇的圩日,我最难忘的是那香满全街的油炸巴铺子,小时候每当经过时总是令我垂涎欲滴,只是总是没有几分钱来吃它,偶尔吃了感觉吃密糖似的。现在小镇的圩日只有一两个油炸巴铺子了,做法和以前有些不同了,但闻起来还是很香,我现在是不敢吃了,因为怕肥。听说经常吃油的东西会肥的,现在的人都怕肥也都在减肥。油炸巴铺子的后面是猪肉铺子,看见了猪肉铺,我突然想起了一句俗语:人怕出名猪怕壮。中国的一些俗语有时候可能只能此一时彼一时了,现在可是“人要出名猪要壮”以前街上卖的猪肉都是养了一年多才能大的猪肉,可是现在不是了,大都是养了几个月就出栏的猪了,猪肉也不比以前的香了。人呢却不是怕出名了,而是想方设法让自己一夜出名,管它是流芳白世,还是遗臭万年。小镇上最大的算是粉摊铺子了,小时赶集能吃上一碗粉那就是世上最美的佳肴了。来赶集的人各办完自己的事,采购完自己想要的东西后,如果还剩有几块钱,就会要上一碗粉,很大的那种,邀上几个朋友,不管是新交还是故知,再买上几碗包谷酒,就在露天的摊子上尽情饮酒,诉诉情谊,谈谈家事,天南地北闲聊,聊着聊着不觉太阳已西移,每个人的脸上都和西移的太阳一样红。于是,就会抬起眠丁的醉步,拥着一份份情谊,踏着斜阳的余光,身影和笑声消失在集市的山坳上,融入淡淡的晚雾中。

       小镇并没有因此而寂静下来,各个街口又涌现了一群群年轻的身影,天黑下来了,满街电筒闪烁,犹如夏夜里满天的萤火虫,给炎热的夏夜增添了无限的浪漫情怀。有人曾说小镇的圩日白天是物质的交流,晚上则是精神的交流。随着人群的不断涌入,小镇的街道上拥挤了起来,圩上的大棚下面开始有了唱歌的声音,远听声音糟杂无章,近听却节奏明朗,男的、女的唱着相同的旋律,相同的语调,不同的内容,却是一样的心声。歌声在夜里飘荡,充盈了小镇的各个街巷。月亮在云中穿梭,不知不觉已经移到了西山坡的树梢上,歌声也渐远渐去,消失在小镇的各个街口,融合在那淡淡的夜雾里。小镇开始了夜的宁静。

       小镇很小,小镇现在开始有了小楼,多了一些汔车,也多了一些烦躁。小镇很小,没有河、没有湖。但小镇叫里湖——是一个白裤瑶文化沉积千年的湖;一个白裤瑶人生生息息的湖;一个让你到过后会永驻心里的湖。

 

(图/文:南丹里湖白裤瑶生态博物馆副馆长  陆朝金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News | Exhibittion | Ecomuseum | Appreciation | Research | Service
Copyright © 2017 ANTHROPOLOGY MUSEUM OF GUANGXI No. 11 Qinghuan Road, Nanning, Guangxi
Free Opening Time: Tue.-Sun.(9:30~16:30) Tel/Fax: 0771-2024599 Email:gxmzbwgbgs@amgx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