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资讯 / Latest News

回首初心,是文化的传递,是乡村的振兴 ——广西民族生态博物馆“纪录片巡展”工作笔记

2020年7月28日,广西民族生态博物馆“纪录片巡展”小分队来到了南丹里湖白裤瑶生态博物馆,对广西民族生态博物馆“文化记忆工程”多年来取得的丰硕成果进行展示与经验总结。
  2011年,广西民族博物馆将“参与式影像”作为开展“文化记忆工程”的重要手段,开启“乡村纪录影像培训计划”后,南丹里湖白裤瑶生态博物馆率先组织成立了“白裤瑶村民影像小组”,使社区村民的文化自觉程度得到很大地提高。
  近10年来,该馆工作人员和社区村民已先后拍摄30多部民族文化纪录片。 此次便是藉由巡展放映的形式,让这些优秀的民族文化纪录片回归生态博物馆社区,发挥其对于社区居民的自我教育功能,同时促进不同民族、地域文化间地交流与互动。

  南丹里湖白裤瑶生态博物馆是广西建设的第一座生态博物馆,也是中国第一座瑶族生态博物馆。它位于广西河池市南丹县里湖瑶族乡怀里村,其保护范围涵盖蛮降、化图、化桥三屯。该馆展示与信息资料中心位于蛮降屯,占地2000平方米,总建筑面积900平方米,中心设有基本陈列《南丹白裤瑶文化展》。
  白裤瑶由于历史、传统与自然环境等方面的原因,仍保存着较为独特、完整和丰富的染织文化、礼仪文化、制度文化、铜鼓文化、丧葬文化、建筑文化等传统文化。  


  一、初遇瑶乡:回首初心的生态博物馆社区

  这是笔者第一次来到南丹县里湖瑶族乡。
  原以为里湖会是一个久居深山的偏远乡村,然而眼前出现的一幕竟让人感到惊喜:笔直的石板路,有序的房屋,完善的公共设施,以及点缀在其间的一架架水车、一座座粮仓。街上,身着白裤瑶传统服装的男男女女三五成群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。
  这里既像一座充满民族风情的古朴小镇,又像一个井然有序的现代化社区。不时地如风般穿行在马路上的孩子和年轻人,以及随处可闻的鸟叫声,更是给整个里湖瑶族乡带来了青春与活力。
  确实,跟广西其他生态博物馆社区比起来,这里的孩子和年轻人算是比较多的了,当地生态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罗勇、陆朝明、何春、王财金等也大多都是80后。
  不过,由于南丹里湖乡仍保存着较为独特、完整和丰富的白裤瑶文化,每年来这里进行考察、学习的学者络绎不绝,所以别看他们年轻,但圈内很多赫赫有名的学者都跟他们一起“喝过酒”,进行过“学术交流”。
  笔者曾了解到,南丹里湖白裤瑶生态博物馆是广西民族生态博物馆“1+10”工程建成的第一座生态博物馆,这在当时是一次实验也是一次开拓。后来,南丹又成为广西生态博物馆重要内容之一——“文化记忆工程”的最早试验田。
  因此,有工作人员表示:“南丹有我们的‘初心’,是我们‘梦开始的地方’”。听闻至此,笔者更是对这次的巡展充满了期待。

  二、回归乡村:传递文化的“露天电影院”
  第一天晚上的放映是在怀里村进行的。当工作人员到达预先选定的放映场所时,都为眼前的场景愣住了。
  准确来说,这并不是一块适合放电影的地儿。首先它不够宽敞,只是村妇女主任家门前的一小块空地,而且路面不够平坦甚至还有些泥泞,观众该如何就坐呢?其次,它没有任何可以作支撑的地方,那电影幕布要怎么挂?放映设备要怎么放才能平稳呢?
  这些难题困扰了大家。由于怀里村地处大石山区,可谓“地无三尺平”,因此实在难以找到更合适的放映场所,所以不得不发动群众的力量,想办法解决这些难题。
  办法总比困难多,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,很快便用山中随处可见的木杆搭建起了简易的放映架;并从村民家借来桌子,在桌子下垫上大石头,建成了稳固的放映台。就这样,一座“露天电影院”便出现在了眼前。
  然而,这么小的“电影院”能否吸引来村民?来了的村民又该如何就坐呢?
  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,几个孩子端着饭碗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。他们一听说这里要放电影,连忙什么也不顾地在路牙子边蹲坐了下来。渐渐地,越来越多的村民围了过来,有孩子、有年轻人也有老人,他们有些还带了小板凳,自己找好平地插空坐下,静静地等待放映的开始。
  工作人员马上打开电脑,播放起了预先准备好的纪录片:《文化守护者》《小乐乐》《瑶医褚清纯》等,其中《文化守护者》和《小乐乐》就是由南丹里湖白裤瑶生态博物馆社区的村民拍摄完成的,讲述的也是南丹白裤瑶的故事。
  本以为这些纪录片会让孩子觉得枯燥,结果,那几个端着饭碗的孩子竟然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,看得津津有味,连碗里的饭都忘了吃。
  笔者不禁在想,这些“枯燥”的民族文化纪录片究竟是靠什么吸引住了这些孩子呢?是热闹的电影氛围?是熟悉的场景和面孔?还是他们自身对于白裤瑶文化的认同?
  也许很难从理论的角度去回答这个问题,但看到孩子们表现出强烈兴趣的脸庞,笔者深深地感受到“文化记忆工程”的意义之一,便在于让这些优秀的民族文化通过这些纪录片,一代代地传递下去。
  放映结束后,大家惊喜地发现有几部影片的主角竟然就在现场。
  当问及他们被拍摄的感受时,他们露出了朴实却又自豪的微笑,他们说,刚被拍摄时确实会感到有点不自在,但慢慢地也就习以为常了,尤其是当他们明白被拍摄的目的是为了记录自己民族的文化时,他们甚至会积极主动地配合,力求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。他们笑称自己如今已是“资深演员”。
  他们还说希望能继续用镜头去记录他们的文化和生活,这样假如以后有些传统丢失了,后代们还可以通过镜头了解到这些传统、甚至找回这些传统。
  听到这里,一旁的工作人员深深叹了口气。他说自他从事民族文化纪录片的拍摄工作以来,就一直遗憾于自己家乡以前的很多传统文化没有被镜头记录下来,如今有些早已丢失,大家都只能在回忆里去找回忆了……

  三、巡游新寨:文化脱贫的攻坚战场
  第二天的放映来到了位于里湖瑶族乡王尚屯的“千家瑶寨•万户瑶乡”。“千家瑶寨•万户瑶乡”是南丹县为解决白裤瑶同胞长期面临无稳固住房、土地贫瘠、交通不便、饮水困难、生态脆弱等难题而实施的一项易地搬迁旅游扶贫行动项目,这里建设有白裤瑶文化实景演出广场、民俗传习所、陀螺竞技场等,充分展示白裤瑶多彩多姿的民居文化、铜鼓文化、服饰文化、歌谣文化和饮食文化,为非遗保护奠定坚实基础,并通过白裤瑶民族风情文化旅游来助推当地群众脱贫致富。
  这里原本不属于生态博物馆的保护范围,但随着当地文化工作者工作的不断深入,如今这里也成了当地生态博物馆服务的重要社区之一。该社区管委会还采用积分制的形式,鼓励社区村民积极参加各种文化活动。
  生态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陆朝明就在这里拥有一栋自己的房子。当他开着自己新购置的越野车来接大家前往放映地时,他兴奋地说:“2020年,我不仅脱了贫,而且还住上了‘别墅’开上了汽车!”
  陆朝明的汽车穿行在王尚屯的“千家瑶寨•万户瑶乡”里,只见郁郁葱葱的树木掩映着一排排独具民族特色的、别墅般的楼房。大家笑说,这样的“傍山别墅”,在南宁少说也得好几百万。陆朝明却说,因为国家的惠农政策,他只花了2万元就得到了这里的一套房。
  有了第一天的前车之鉴,大家第二天特意挑选了这里最宽敞平整的铜鼓广场作为放映地。
  铜鼓广场位于半山腰的一大片平地上,站在广场上放眼望去,视野极好,心旷神怡。电影幕布就被挂在了广场的边缘,仿佛在用天地作舞台、用大山作背景。
  当晚的放映十分顺利,社区的村民们几乎都出来了,一时间整个放映场人山人海,看到精彩的地方大家还会进行热烈地讨论。
  当晚播放的最后一部影片是80年代的纪录片《白裤瑶》,当许多现实生活中早已湮没进历史的场景在屏幕上出现时,很多观众尘封的记忆就这样被打开了,那一刻,透过他们的眼眸笔者仿佛看到了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文化传承。
  临走前的那个早晨,笔者漫步在里湖瑶族乡的街道上,只见乡中心的广场上有一群白裤瑶人提着鸟笼在遛鸟,鸟叫声配着朝阳,多么有生机和活力的一副场景!这让笔者想起这几天在这里遇到的每一个年轻的朋友。也许,正是这种生机和活力让南丹成了河池第一个脱贫摘帽县吧!
  近年来,南丹县精准把握文化建设与脱贫摘帽的最佳结合点,通过采取突出文化精神引导、完善公共基础设施、加强非遗保护传承等措施,全力推进“文化扶贫”工程,谱写出精准脱贫的壮丽诗篇,最终打赢了这场文化扶贫攻坚战。
  南丹的振兴离不开文化的振兴,文化的振兴离不开文化的传承,而在这之中,生态博物馆一定也发挥出了自己的力量!
  想到这里笔者的内心忽然充满了希望,在此向全体南丹里湖白裤瑶生态博物馆工作人员及社区居民致敬,也向全体广西民族生态博物馆同仁们致敬!
/图: 胡顺成


版权所有:广西民族博物馆 电话/传真:0771-2024322 Email:gxmzbwgbgs@amgx.org 技术支持: 灵启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