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资讯 / Latest News

回归的影像,流动的文化,唤醒的人——广西民族生态博物馆“纪录片巡展”工作笔记

  2020年7月7日,一直阴雨不断的融水终于迎来短暂的多云天。早已筹备许久、随时准备出发的我们也终于顺利抵达融水安太苗族生态博物馆。此行的目的是要开展为期三天的广西民族生态博物馆“纪录片巡展”活动,即给当地村民放映民族文化纪录片。
  “纪录片巡展”活动是对广西民族生态博物馆“文化记忆工程”多年来取得的丰硕成果的展示与经验总结。融水安太苗族生态博物馆是本年巡展的第一站。
  2011年广西民族博物馆将“参与式影像”作为开展“文化记忆工程”的重要手段,开启“乡村纪录影像培训计划”后,融水安太苗族生态博物馆社区居民的文化自觉程度得到很大地提高。10年来,该馆工作人员和社区居民已先后拍摄了30多部民族文化纪录片。 
  此次我们藉由巡展放映的形式,让这些优秀的民族文化纪录片回归生态博物馆社区,发挥其对于社区居民的自我教育功能,同时促进不同民族、地域文化间地交流与互动。
  高铁转大巴,大巴再转小巴,我们一路长途跋涉,终于从南宁来到了大苗山深处的融水安太苗族生态博物馆。
  融水安太苗族生态博物馆位于广西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安太乡,保护范围涵盖小桑、元宝、培秀等三个苗族村寨,其展示与信息资料中心位于小桑村下屯。这里自然村落保护完好,民族风情浓郁,文化内涵丰富,自然景观和人文资源交相辉映。
  此次的巡展活动就在小桑、元宝、培秀这三个苗族村寨展开。经过下午的选址,我们最终确定了每晚地放映地点。
  我们一边祈祷终于有了喘息的老天爷不要忽然大雨倾盆,一边也积极做好应对随时天降大雨地准备,并寻找室内放映场所以作备选。
  然而,第一天晚上老天爷就没“忍住”。
  这天地放映是在小桑村下屯的展示与信息资料中心进行的。该中心地处一片梯田之上,视野开阔,风光秀美。下午到达时,我还跟身边人感叹今天的梯田云雾缭绕,宛若仙境,就差没吟出一首诗来。       
  谁料正是这“云雾缭绕”预示了“大雨将至”。
  当晚我们给村民准备了《瑶族服饰制作》《苗山剪禾》两部影片。其中《瑶族服饰制作》是由金秀坳瑶生态博物馆拍摄制作完成,而《苗山剪禾》是由融水安太苗族生态博物馆在当地社区拍摄制作完成的。       
  剪禾是融水苗族沿袭传统的糯谷收割生产活动,一般在每年的晚秋开始。因此影片《苗山剪禾》的内容与该生态博物馆社区村民的生活息息相关。他们能通过镜头以在地视角重新审视自己民族的文化,从而加深文化认同、提升文化自信、唤起文化自觉。
  所幸雨落下时,放映已近尾声,但院子里乌泱泱的村民并没有撤退的迹象。于是我们便找来一块布盖住放映设备,坚持放完了原计划的两部影片。
  雨越下越大,我们赶紧收起设备搬回室内。
  然而村民们一直坚持不撤退。       
  这时当地村干部走过来说:“他们不肯离开,再给他们放一部吧!”
  “可是已经下雨了,今晚计划放映的影片也放完了……”      
  “那再找一部热闹的影片在室内放嘛,尤其是那些老人家,没看过瘾,不肯走……”
  热闹的影片,我们一时竟无头绪。       
  突然融水安太苗族生态博物馆馆长石磊说:“我这还有部刚拍完的《苗族婚礼》!这个热闹,放这个!”
  于是,我们在生态博物馆的办公室内重新搭起了设备,给老人们加映了这部《苗族婚礼》。老人们排排坐,个个看得津津有味。
  后来就这个问题,村干部跟我们进行了一番讨论。       
  他说,融水安太苗族生态博物馆节庆文化资源非常丰富,有许多内容都值得被拍摄记录下来。村民们大多文化水平较低,所以在放映时,一些反映当地节庆文化的、场面比较热闹的纪录片更能吸引他们,也希望今后能有更多这样的影片在当地拍摄、放映。
  确实,如何让乡村影像更好地回归社区,影片内容是否具有吸引力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方面。因此我们在巡展影片的选择上,应更多地兼顾受众的实际需求和接受程度。       
  接下来两天地巡展都还算顺利,再没有遇到大雨。
  村民们的热情十分高涨,他们告诉我们,这样的纪录片他们非常感兴趣,透过镜头,他们才意识到很多自己生活中的小事,原来都是“文化”。看到自己的“文化”能够被拍出来并在电影屏幕上放映,他们觉得特别骄傲。
  还有村民说,很多苗族的传统随着时代地发展早已丢失了,遗憾以前没有镜头把它们记录下来,希望以后也能参加培训,学着用镜头去记录自己民族的文化。       
  村民们看上了瘾,每晚放映完都迟迟不肯散去。       
  但由于时间有限,我们无法满足他们一再加映地需求,最后为了弥补遗憾,便让他们拷走了一些影片,之后可以自己放映观看。       
  现在看来,那两天没有下雨可能就是老天爷在“憋大招”吧。
  最后一晚入住的客栈后有一条溪流。本想着听着流水声入睡是件多么具有乡野趣味的事情。结果那天下了一夜的雨,流水声非常湍急,仿佛随时要把客栈的房子给冲毁。
  竟有同事吓得一夜未眠,穿戴整齐,抱紧行李,平躺在床上说要随时准备逃生。
  同事并没有夸张。果然第二天一早就传来前方多处塌方,暂时无法回县城的消息。直到中午时分,司机说路通了,让我们赶紧上车出发。       
  然而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,其中一辆车在雨中的山路上一边狂奔一边“闹脾气”,前前后后熄火了三四次,我们不得已只好不停地下来推车助力,终于在天黑前赶回融水县城。
  就这样,这趟“纪录片巡展”活动在大伙齐心协力地“推汽车”中,落下帷幕。
  想来,搞“文化记忆工程”其实就跟推车一样,需要大家拧成一股劲:他们有“汽车”,我们帮他们培养“司机”,并在无法启动时适当地“推车助力”。 
  听上去兴许有点牵强,但理儿就是那么个理儿。
  后记:回到南宁第二天,得知融水县城爆发了洪水。我们为自己返回得及时感到幸运,但更为融水安太苗族生态博物馆社区的每一个居民感到忧心,希望他们一切顺利!

(图/文:胡顺成)

版权所有:广西民族博物馆 电话/传真:0771-2024322 Email:gxmzbwgbgs@amgx.org 技术支持: 灵启网络